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作者: 美高梅线上游戏  发布:2019-12-03

  柯云瀚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馆

  赵长刚

  1958年出生

讲座时间:2014年1月9日下午3:00~5: 00

  1958年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地 点:中国美术馆四号展厅

  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主讲嘉宾:黄 君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创作委员会主任

  福建省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主 持 人:杨应时

  淄博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采访时间:2013年7月23日下午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副主任,我叫杨应时,也是今天这场公共教育活动主持人。今天我们活动叫做我的书法立场与艺术家黄君对话。首先我想简要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主讲嘉宾。黄君先生是一位非常活跃的书法家、学者和诗人,他现在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中华诗词学会理事,北京文博学院教授,他是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得主,2011年、2012年两度被评为中国书法十大人物,也被《人民文学》推荐为诗书12家之一。他除了艺术的创造,大家可以看到在这里他的个展,非常丰富的艺术创作,他也是一位非常资深的学者和评论家,比如说他的著作《书法创作引论》就曾经获得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他的著作很多,其中包括他主编的五卷本《黄庭坚书法全集》,这在我们国家书法研究当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成果。黄君先生既是艺术家也是学者,而且他非常关注当代书法发展,他对古代书法有很多研究,也写作大量当代书法方面的评论文章,比如说他最新的著作《我的书法立场》汇集了他近20年关于当代书法方面一些评论文章,所以他对中国当代书法状况应该有很全面的关注和个人思考。有请黄君先生为我们讲述个人书法观念,特别他对当代书法的一些观点和理解,展示他的书法立场。大家掌声欢迎。

  山东画院院务委员会副主任

  采访地点:武汉轩墨斋会馆

一、书法作品的分期与分类

  采访时间:2013年7月19日上午

  记 者:您当时为什么选择《春江花月夜》,用了什么样的技法,融入什么样的情怀?一气呵成呢还是几波几折?我看您用了三种书体来创作。

1.两个时期,五种书体

  采访地点:山东淄博书画院

  柯云瀚:是的,我觉得咱们电视台记者非常辛苦,在盛夏的季节要采访了解情况,我非常受感动,首先表示感谢!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三名工程”,是书协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是全国书坛万众瞩目的一件大事情。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书坛人才工程工作已开展了八年时间。

黄君:很高兴能够在中国美术馆咱们中国艺术的最高殿堂里来讲述我有关书法创作的相关观点。这个题目刚才杨先生已经介绍过了,原来我们在对话选题有多种考虑,最后确定以当代书法,以我的个人书法观点作为一个切入点。我今天首先给大家汇报一下,我大概想从三个角度来阐述我的基本观点,第一个就是在我研究和思考当中,也就是在我心目中,中国书法,在创作角度我的观点,我怎么认识中国书法创作历史?这是一个方面问题;第二,我对当代书法家如何把握书法创作,以及当代书法创作现状的看法;第三个就是这一次我在中国美术馆做展览,我的基本构想和作品基本情况。我就分三个方面来给大家汇报,请大家批评指正,等一下我讲完之后大家可以就相关情况提出问题来一起切磋。

  记 者:赵老师好,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学书法的路径。

美高梅线上游戏,  记 者:八年?

我先讲第一个问题。中国书法他是中国文化当中最为重要的一个门类,中国文化5000年的历史,以中国书法作为核心的核心,这是一位著名研究者观点,我也非常同意。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书法他有一个对象就是汉字,汉字作为中国文化载体,我们几千年来一直在形、音、义三个不同的方面使用着它,享受着它,文字生生不息,繁衍了我们中国文化。书法在这个汉字当中,他主要取向于汉字的形,但是这个形的演变他又永远、从来没有离开过。音和义的变化。如果从书法创作历史来看,我有一个最基本的观点,我认为中国书法几千年的历史,大致可以分为前、后两个阶段,这是我经常阐述一个观点。那么时间以魏晋时候作为一个切入点,基本上可以说以王羲之、王献之为代表,从这个时间切入,把它可以一分为二,中国书法分成前后两个时段。在前面一段时间中,中国书法他的演变过程主要是,我们的祖先在使用汉字形体过程中,不断地积累经验,书法的诸多书体逐渐形成并定型。我们都知道中国书法有几种基本的形式,篆、隶、楷、行、草,这样几种形式,它从先秦,从甲骨文一直上升到殷商以前早期刻划符号,到后来春秋战国大篆,到秦始皇统一六国文字以后,篆书基本定型。

  赵长刚:要说书法,应该说我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我从小就非常喜欢书法,也没想当什么书法家,更没有想到能有今天,成了一个专业的书法家。我是1976年到了在桂林的部队。桂林的环境对我的影响是比较大的,桂林是一个文化旅游城市,并且当时桂林的文化活动是比较活跃的,包括对外的文化交流,还有包括书法的交流活动,都是比较多的。当时桂林有书法院校,在全国有影响的书法家,——一个是李骆公先生,不但书法,他的篆刻,还有他的油画,都是非常有名的,他是当时桂林市书法家协会的主席。还有伍纯道先生,他是广西师范大学的教授,广西师范大学的书法教学应该说是他创立的,并且带出了很多学生。这种环境对我来说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在部队的时候,我参与各种活动相对多一点,跟这些桂林书界的老师、同道接触比较多,因此,有了这么一个环境,加上从小对书法的这种爱好,应该说慢慢地就往这方面努力,达到一种痴迷的状态。在桂林十几年的部队生活,对我书法能有今天,它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时和现在不一样,书法的资料是非常缺乏的,是很难买得到的,包括书法的字帖啊,包括一些文学方面的书籍啊。但是我在当兵的时候,是在桂林陆军学院,桂林陆军学院有一个图书馆,有一部分字帖资料,我记得其中有柳公权的《金刚经》、颜真卿的《麻姑仙坛记》。在当时那种环境里头,你有什么资料就练习什么,因此,那个时候对这些字帖下了很多的功夫,并且可以说天天都临。尽管刚才我谈到桂林有这么多优秀的书法老师和名家,但我那时候还不认识他们,因为那时候在部队,跟地方很少接触,所以是自己在那里临。那时候都真的很难用得上毛笔,而且基本是用报纸临的。有时搞创作的时候,就买一些宣纸。所以说在这几个帖上下了很多的功夫。以后慢慢地就有书法字帖出版了,像孙过庭的《书谱》啦,像《兰亭序》汇编啦,还有一些文学方面的书籍。所以我最初入门的老师,可以说就这么几本帖,颜真卿、柳公权,后来是孙过庭的《书谱》。

  柯云瀚:对,八年。千人千作的时候,我们福建是19个,到第二轮是500人的时候,福建剩下7个。这一回“三名工程”的整个提法,更加明确、更加具体、更加鲜明。我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说实在的,是不怎么抱希望的。但是,我在福建书协主持工作,是我省的老作者之一,无论于公于私都应该关注这个事情。所以,到最后120名之列时,我十分兴奋。我所知的是福建有几个人进入120名,但最后究竟要筛到多少人,当时也不是十分确切,听说要根据作品的质量。

在战国时候,小篆还没有完成被规定流行前,隶书、草书已经萌芽了,在一些区域当中,他已经生成这样一种书体,我们现在流传下来的简牍帛书,以及一些钟鼎彝器当中,就已经能找到早期的隶书,早期的草书以及楷书的例子,但是那个时候只是一种萌芽。这个书体到了秦末汉初的时候,小篆它的书写因为受到严格的线条规范束缚,与战事文书紧迫等实际相矛盾,出现简省草写趋势,加上春秋战国时期早有那种实践,所以到汉代的时候很快隶书流行为当时最主要的书体,成为一种官方使用的书体形式。隶书流行的同时草书也迅速的发展起来。我们大家知道有一篇文章,就是汉末赵壹写的一篇文章叫《非草书》,这篇文章观点是否定草书,说草书不受官府重视,写得好也不能升官发财,没有人来买你的字。可是偏偏在那个时候,以张芝的学生一批人没日没夜的就喜欢写草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通过这个信息,我们得出基本结论:汉代末年,草书已经广泛流行,并形成一股时代的热潮,也就是说被广大的书写者所喜爱,事实上这个时候草书也写的非常精彩。早期草书文本的流传过去比较少,但二十世纪文献发拙,尤其是简牍帛书出土以来,秦汉时期的草书实物已经相当多了。

  1986年我转业了,因为自己有这种爱好,就要求到文化部门工作。为什么选择文化部门工作呢?因为就是很想能够到搞书法创作的地方去。当时淄博书画院还没有成立,就选择了转业到文化局。那个时候,随着书法资料的丰富,就开始广泛地涉猎,比如“二王”的一些字帖及其他碑帖,以后涉猎一些简牍的东西。可以说在慢慢地逐渐丰富。这个时候正是90年代,作为个人来讲,是一个创作比较旺盛的时期。当然,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作品,确实也不能看,但是作为当时来讲,感觉还是比较好的。因为从90年代五届中青展获奖、六届书展获奖,以后又做了中青展的评委。应该说这一段时间作为我创作来讲,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期。最近几年,我感觉到自己有一些新的想法,有一些新的追求。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在再看过去的作品时感觉到不能看了,那线条的质量确确实实看着有比较单薄的感觉,而我现在的作品对于线条的把握,确实比较耐看,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写字啊,得有一种露骨的感觉。有时候我想着,现在咱们有些人写字,怎么都不耐看?就是禁不住去看,只是注重形式的东西,它内在的东西还是少。这里面有一个对书法的理解问题。我认对书法的理解,一个是对于古帖的继承,再就是人的综合素养问题。当然还有一点,就是与现在大的环境也有关系,有的人还是浮躁,沉不下来。写字临帖需要一种静,心静。这些是我的感觉。至于说我现在写的字到底达到了一种什么程度,不好说,但是我自己感觉,起码在从这一方面努力,在老老实实地写字,老老实实地读书,尽量把心态放平和一点。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吧。实际上,我这种性格还是喜欢写草书。因为我认为草书是咱们书法里面,不能说是最难的,应该说是相对比较难的。并且草书最容易反映人的性情,甚至最能表达人的思想感情,所以我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喜欢写草书,也写了很多草书。为啥我最近这几年草书写得很少?因为我自己意识到我的问题,草书需要你的技法非常娴熟,各种草法得掌握得很熟练,也就是说技法的东西得把握得很好。同时,你这个人还得有很豪放的性情。所以我当时写的这些草书,就感觉到技法还不是特别的娴熟,线条的质量不是很好。现在让我看我以前写的草书,都不敢看。因此,我最近这几年不写草书了,大草更不写了,争取把技法的问题解决好,慢慢地把各种草法也都解决好。最近,我有时写点楷书、行书,甚至行草的东西,可能到了一定的时候,感觉最好的时候,我可能还要放开写点草书。总之,草书相对是比较难的。

  记 者:过半数才能入选,最后过半数的只有50个人,很多省都没有。

楷书的形成,是一个学术界非常关心,也存在争鸣的问题。什么时候楷书比较完整了?这是个学术问题,我们可以有很多学者一起相互争论。有的人认为春秋战国的时候,楷书就基本定型了;有的人认为,汉代以前楷书还没有完全定型,等等,等等。对这个有不同意见,存在争鸣的问题,今天我在这里不作具体介绍,也不作讨论。我把时间放得晚一些,以二王时期作为一个定点的话,毫无疑问,篆、隶、楷、行、草,五种书体全部已经成熟,尤其是以书圣王羲之作为代表,我们能看出来。王羲之目前流传下来的文献当中,没有看到他的篆书,没有看到他完整的隶书,但是他的楷书,他的行书,他的草书都成为历史的巅峰。

  记 者:草书将来会成为您书法艺术上的最终追求吗?

  柯云瀚:对。所以我感到非常兴奋,当然压力也很大。首先我任福建书协副主席、秘书长,为福建没有空白点感到兴奋。因为我了解到有些省还是空白点。我当时的想法是,我搞书法,从7岁到现在,也有几十年的时间,在全国的很多专业比赛中也获过奖,但是这一次是名家之间的竞争,而且是几轮淘汰,入选太难了!根据约稿,中国书协邀我写的是苏轼的《洞庭春色赋》,但考虑到自己出生在海边,对江海比较有感情,也比较熟悉,所以最后选择了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这首可能是更适合于表达的一个名篇。以前获奖或者参加重要展览,比较集中是两类作品。第一是大字楹联,第二是宽度特别宽的巨幅中堂,行草书.所以我规划了一下,试图用这将近300字的文字,来体现蔚为壮阔而柔美的这种春江花月夜的意境。为此,形式上我就选择了以前比较有把握的这种书体。应该说,从小时候,到中学,包括大学时代,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一直是古代文化给予我颇多滋养的名篇之一,我非常喜欢。特别是奥运会开幕式上,其中有一个节目就是以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为背景。画卷缓缓展开,画家非常洒脱,然后一个女子撑着灯笼,缓缓而出,陪伴着画家在巨幅画卷上画《春江花月夜》。这一幕一直在激荡着我的情怀。所以我最后是报了《春江花月夜》,巨幅中堂,行草书。那段时间,多次去我的老家福建漳浦县,这里海岸线特别长,其长度在福建位居第二位。我对家乡有特别的感情,今天走到这一步,还要感谢大海境界对我的滋养。虽然我看不到《春江花月夜》中,类似钱塘江或者长江那种浩渺的江面月色,但是我想大海境界应该不会亚于江面的月色,所以我试图借助这种对大海的感受,来感受春江花月夜的景致,我想应该是比较接近的一种感受。那段时间,有时间就回老家找亲戚朋友,小住,看大海、感受大海,跟大海对话,寻找从幼年、青年到中年的不同年龄段,对江海不同的感受。我一直在寻找着这种生活体验与情致来写这篇作品。整个过程我觉得非常不易,因为这个展览会很重要,我也比较重视,我很想努力借助笔端来书写心里的律动,把自己对大海的月夜、大江的月夜,通过线条语言贴切地表达出来,表达来自心灵深处的感觉律动。我觉得书法它不仅仅是一个笔法,更是一种情怀,一种感情,一种思想,一种对艺术、对人生、对生活的体验。从这个角度讲,它跟画家、作家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写这篇作品,我是三易其稿,第一稿是先看完大海之后,请几位朋友帮忙,在一个长五米、宽两米半的大画桌上,用两米宽的仿古绢布,裁掉三米二高来先写《春江花月夜》的正文。正文完成之后,再请朋友观摩,数日后我自己再品读作品,一直在看,有没有准确而淋漓地表达心中的感受。看了之后,自认为是整体比较鲜活,有一定程度的表达,但是在书写方面,还有一部分的字不够完美。第二,对内容的布局,我觉得基本可以安排11行来写。第三,从行草书的这个角度来表达,基本上是达到原来的设想。但是里面有的局部不够理想,有的字写得不是太满意。因为从我手中的资料来看,《春江花月夜》的几个版本是不太一样的,所以我努力搜集古籍出版社的那一个版本,以那本为准。现在很多工具书是不够准确的,实有必要反复推敲。所以春节前是写第一稿,觉得不满意。第二稿再写,整个笔法是比较完整,但是在加上上面那个额头时(就是隶书《春江花月夜》,这个隶书写得还可以),在额头跟正文之间,我用“鹿溪河畔”这个闲章一直几方连续地用过来,这样在整个章法与画面上,能产生一种独特的效果。当时这样想的,然后先脱篇,我自己看觉得不太行,没有达到一气呵成的效果。朋友看后也有同感。元宵节过后就这样写第二稿。此后,我写一篇两千多字的创作体会。虽然第二稿是笔法相对完整,但是第一稿的那种激情则有一定程度的削减。作为一个艺术品,它不仅技法上要合理,在意境上、情感上,如果没有表达真实而淋漓的情怀,那么它的艺术性也不够完整。所以我既阅读了老家的大海,又几次约朋友去看福州的两江(我工作的所在地福州,那边有闽江,也有乌江,两江绕城而过)。那么,海是不是跟江河有不同的感觉?看起来不一样!农历十四到十七这几天,不同的月夜,不同的景致,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情怀,不同的意境,我这种对江和海的感觉,又有了一次升华。一直到5月份,我把日本的绢布,笔墨纸砚,先前的两稿,还有十几位朋友,聚集起来,准备写第三稿。鉴于有些朋友喜欢看我写字又没机会看,所以会在我创作时拍照,或者有的手机没关,这从某种程度上干扰了我创作的注意力。所以第三稿创作之前,我就特别作如下交待:第一,来的人必须要会写字;第二,手机要调到静音;第三,不能拍照,除了负责拍照的那一位。所以第三稿就准备比较充分,都在晚上的时候写,整个笔法达到了比较准确的程度,一气呵成,把它写完。大家都觉得这一稿最好,我自己也有同感,基本代表了我目前的创作水准。

自二王以后,一直到今天,我们所书写的书体,还只是篆、隶、楷、行、草,没有出现完整的第六种书体。当然,至于有什么42种书体,十八体等等,那是另外一回事。作为中国书法史,最基本的书体,依然是五种书体。自魏晋往后,经过南北朝,唐朝,宋、元、明清,不同的时代,书法创作各有侧重。而且在这往后的1000多年,五体书风在不断的发生着改变。唐代人,把楷书写到了一个巅峰的状态,那种精严的法度,让后人无法企及,但唐代人另有一种了不起的地方,他同时又把草书写到了极至。所以我总是为唐代这个伟大的时代而感动。一个时代,能把楷书写到极致的同时,又能把草书,尤其是狂草发展到极致。我想也只有伟大的唐代,才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因为,这里边得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具备严谨的态度,第二个,宽博的胸怀。两者缺一不可。因为两者是一个严谨度和自由度的极端。两个极端都能走到这样,除了国力强盛,政治开明的唐代,恐怕其他时代没有办法做到。往后,宋代人的楷书,跟唐人比就大不一样,他不是特别严格的守法,而是追求一种优雅,形成了另外一种状态。当然,宋代人自有他了不起的地方。以宋四家为代表,他的信札书体,以及以黄庭坚为代表的草书,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由于今天的主题不是讲书法史,往后的细节,我不再讲。元、明、清,一直到民国和当代,每个时代的书法,都有一个时代的强项。元代的时间稍短一点,比如明代人,尤其晚期的草书、行草书发展得比较好,清代人以隶书、篆书作为强项,民国时代虽然短,但这一时代出了一大批了不起的艺术家,包括象于右任这样的草书名家。清代碑学的兴起,在书法史上是一件大事,但依然只是在书体内部、在笔法及审美追求上做文章,没有出现书体的革命,所以五种书体至少在1500年内保持相对的稳定。这是在梳理中国书法史上,第一个我的观念。

  赵长刚:应该是这样。因为最近这半年来,我也有想写草书的冲动,甚至有一种写大字的冲动。因为我前一段时间写的是相对比较小一点的字,写的是比较文气的、比较规整的小字。为啥最近有一种冲动呢?就是感觉很想释放一下,写大一点的字。因为大字书法里面,这种大字必须能够站得住,比较满,确实需要比较深的基本功,架子能站得住,线条比较厚,字才能够站得住。一般的写大字容易写散了,容易感觉到站不住,就是字立在那里有不稳的感觉。我最近写了一批字,自我感觉还是比较满意的,尽管如此,在写大字的同时就感觉想放开写草书,有时候还要尽量控制一下。因为我对草书一直是比较喜欢的。

  记 者:我看您的这幅作品,用了三种字体。

2.从创作意识的角度对书法作品重新分类

  记 者:字如其人,您的性格是什么样的呢?

  柯云瀚:对。

今天要向大家报告的是,在对待中国书法创作史上面,我有另外一个看法。我完全换了一个角度,从书法作者的创作意识去看中国书法史,获得了另一种结论。虽然中国书法史有5000年的历史,它的文本积淀非常丰厚。但是我把书法家作为一个主体,去分析他的心灵以及他的性格时,我发现,无论是篆、隶、楷、行、草,无论是古代秦汉魏晋,还是唐、宋、元、明、清,所有的书法,他可以分为四种类型。

  赵长刚:其实我还是性情比较豪放的那种,初接触我的人,可能认为我这个人比较温文尔雅。其实内在的,我是很性情的,也很容易激动的一个人。因为见到好的东西,比如有时候看展览看到古代的一些精品,见到好作品我就会感觉非常幸福,非常冲动,包括买到好书也是这样。人可能骨子里都有两面性、两重性吧。

  记 者:隶书、小楷还有行草,而且这个形状像一条江一样。是专门做的这

哪四种类型呢?第一种,趣味性的书法。这个,我在分类的时候,主要观察的是书写者的精神状态,他的情绪,他的思想观念,心理的东西。我从心理学的角度,给书法分类。有的时候,人们在书写作品的时候,是带着一种趣味性的,甚至调侃式的心理。由此,留下来一批这样的书法文本。我们可以举例,比如早期的鸟虫书。晚一点,比如唐代武则天有一通《升仙太子碑》,她的那个写的字,纯属是趣味性的,把笔画写成一个鸟的形状。其实,这是中国书法一路以来一个传统,我们历来就有这个传统。早在商周金文,后来到篆隶,汉魏以后,都有这个传统。一直到当今,我们的书法者中,都有这个类型的作者。我举一个典型的例子,广西的李骆公先生,他的书法,就典型是追求趣味性的。这是我说的第一类的书法。

  记 者:您对草书的理解是怎样的?

  样一个造型吗?

第二类,功用性的书法。这一类的作品,在古代书法文本当中,数量非常庞大。这一类的作品,它的特点是什么?书写者,他的态度极为严谨,所受的束缚,他心理所记住的是技法、技法、技法,别写错了,写工整来,写好来,他就这样一种追求,他始终停留在一个实用的层面,所以叫功用性的作品。这 里边有一样东西需要分开。中国书法在几千年的演进过程中,不同的时代,给书写者,规定了不同的技法。篆书有篆书的技法,隶书有隶书的技法,楷书也有楷书的技法,而魏晋人的楷书,与唐代人的楷书,还有不同的技法。在不同时代的书写者中,同样是以严谨、实用的心态去书写汉字,虽然留下来的都是功用性的文本,但是在我们今天看来,它又有不同的审美价值。这涉及美学史另外一个规律,即审美的时代变迁与价值转换,这是两回事。比如说,我们今天看到的汉碑,《乙瑛碑》《史晨碑》《曹全碑》等等,在当时,无非实用,但是往后来看,我们今天却觉得汉隶很美,它的蚕头雁尾,它的横平竖式,《曹全碑》的秀美,《乙瑛碑》的雄强宏大,《石门铭》那仙境一样的感觉,都很美。当然,《石门铭》《石门颂》已经超越了实用范畴,我把它归到另外一类了。象唐代人的楷书,无论是颜柳,还是后来的褚遂良,以及元代的赵孟頫等。他们很多作品,书写作品时,没有很多的想法,一心一意就把这个写标准来,写实在来,给大家好实用。现在我们很多的时候,在创作的时候,依然没有丢弃这个实用的传统。而且,我要特别强调的是,实用性原本是书法的基础。虽然我们今天大家都用电脑了,实用的功能永远不需要排斥。你可以不是实用的,但是你这个功能照样可以保留。这是我说的四类书法中的第二类。

  赵长刚:现在我有一种感觉,因为草书是要求非常简约的,这个非常的难,这和大写意是一样的,有时候三笔就能把一个动作画得什么都不少。这也是写草书的感觉,要把它写得简约,不但书法和画画是这样,就是打拳也是这样的。初学打拳的,他的一招一式,每一个动作都应该很清楚地交待,当他到了一定的程度,很熟练的时候,他的很多动作都藏在里面,但是你又感觉一个动作应该是不少的。所以草书是要写得简约。现在咱们有的草书啊,写得复杂了,比行书还复杂。

  柯云瀚:正文写完之后,我就考虑上面部分四五十公分高度,两米长。第一,我考虑色彩,色彩不要像展厅那么花哨,我就用单色调和,因为我写的是绢布,是一种比较浅的古铜色,上面我就选择稍深一点,单色调和,这样它的统一性会更好。而且这个颜色、这种质地材料我比较喜欢,比较高古。第二,我写《春江花月夜》究竟要用楷书、篆书,或者用行书写呢?我后来想一想,我的长处除了行草书之外,还是隶书,因为我本届是全国的行书委员会的委员,上一届是隶书委员会的委员,扬长避短,所以用隶书写。两千多字的创作体会,我觉得要把体会用小楷写进来,替代第二稿那个用印几方连体的做法,那个太花哨,而且把创作体会写在上面,表达我对三种书体、三种规格的把握程度,增加作品的难度系数,这是第一个考虑;第二,我把这个创作体会同时也写在这个作品当中,类似借助古代作品的题跋。我们不是请别人题跋,是自我交待,把这个创作背景、创作体会、整个心路历程,也把它写下来。所以写完之后,到裱店去托一下,把这两节接起来,大家觉得,还是很完整。因为我以前不喜欢颜色的这种拼接。我也是经常出任国展评委,自己也不主张工艺过分拼接,要回到黑白世界中来,所以我这一点也有注意,但是也适当地参照了当代展厅的视觉效果,来考虑这件作品。以前没这样做过。

第三类,是情感性,感情抒发一类的书法。这一类的书法,在整个书法史中,秦以前作品相对较少,为什么呢?刚才说了,魏晋以前尤其是春秋战国以前,更多的属于书体的不断完善。当然,即便是春秋战国以前,也存在以抒情作为目的的作品。我得概括地描述一下,抒情类作品的基本特点。首先,这取决于书写者。书写者在书写的时候,他的观念并非是要把文字内容准确的记录下来,他更多希望在书写当中把他当时心里那种或者是意念,或者是情感,或者是当时那样一种气,要在书写过程当中把他散发出来,表现出来。这类以抒情为目的的书法,我们可以举出很多例子。孙过庭《书谱》里说王羲之写《乐毅》怎么样,书《画赞》怎么样,写《黄庭》怎么样,写《太师箴》又怎么样。其实,孙过庭就是用我这里所说的观点在看王羲之。你去分析一下,就是这样。颜鲁公的《祭侄稿》,王羲之的《兰亭序》,还有号称第三行书的苏东坡的《寒食帖》,包括黄庭坚晚年的一些信札、甚至草书,包括《诸上座帖》,都属于这种类型。作者在书写的时候,他的心里,没有更多的精力,去顾及文字本身的准确或者审美。比如说颜真卿写《祭侄稿》,在那个巢倾卵覆,家破人亡的情感冲动之下,哪有精神去顾及要把字写工整,他心理所有的就是那股气,就是那种家国存亡而积起来的悲愤之情,所以他的文字,他的书写,就象喷泉一样涌出来,留下了伟大的《祭侄稿》。关于这件作品,有很多研究、评论文集,说得很清楚,它就是颜鲁公当时心灵的一种展示,一种精神喷薄而出的产物。

  记 者:我以为,草书是要你制造矛盾,解决矛盾,平衡矛盾,要化解,最后达到一种和谐,这就是草书。我就觉得这太难了,但其实您理解的草书不是这样。

  记 者:第一次搞拼接?

我这里再举一个刚才说的《黄州寒食诗》,苏东坡先生在宋代是才华盖世的伟大文人,他在书法上,也是一如其为人,写得极为潇洒。并达到很高的抒情性。东坡的书法基本上属于自然审美范畴,他的这件作品是一个特例。

  赵长刚:你看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它是很简约的。这是非常难的。所以说咱现在写的草书啊,你看了有很潦草的那种感觉,并且写得很复杂,线条的交叉特多,就是多余的东西太多。这些东西是对草书的一种错误的理解。我认为草书还是要简约,但是简约又是很难的,因为笔画多,字就容易平衡,笔画越少了,你就很难找到这种平衡,就很难把握。比如说写“一”,就比较难,有时候笔画多的,相对来说就好把握一点。就当代人来讲,我认为真正的草书大家,还是少。至于说自己非常喜欢草书,也有写草书的冲动,可能这里做了很多的铺垫,最后可能在草书上会有自己的收获。但是这个东西很难说的,因为艺术的东西是非常自然的,它并不是说你想达到一种什么境界就能达到的,这个很难说。

  柯云瀚:第一次搞拼接。

最后,我们说第四类作品,理念性,或者说观念性的作品。这一类的作品,是非常有意思的。可能大家不太注意,这是现代美学理论提出来的一个观点。但其实,我们中国书法早在几千年就已经形成了理念性创作的传统。哪一种理念呢?第一个就是自然审美理念。东汉蔡邕说:乎书,肇于自然,自然即立,阴阳生焉;阴阳即生,形势出矣。传王羲之也说: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分析中国书法史时,我们注意到,我们中国书法家,最后所达到的境界,叫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一生写字写到老,写到最后没有火气,到什么境界,我们都说,达到了自然境界。其实,这就是一种理念。这种理念,其根源就是中国人的宇宙观念,把整个宇宙自然作为一个完整的东西去看待的话,我们书法家所要趋近的境界就是返朴归真,自然天成。这就是我说的自然审美理念。关于这一点,中国古代书论有很多的论述,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作品,也以这一类为最多。尤其是伟大的书法家,他们最后留下的作品,绝大多数属于这一种类型。这类作品,他的技法,他的锋芒,他的激烈的感情流露,到最后,都慢慢的烟消云散了。留下来的,只能用孙过庭的话来说叫人书俱老,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王羲之晚年所达到的境界,恰好是这个终极的自然审美理念,而他的《兰亭序》则成为自然审美理念下,不朽的典范之作。大家可能注意到,在谈到情感类作品的时候,我已经点了《兰亭序》。有人可能会问,黄先生你是不是弄错了?一会儿说《兰亭序》具有情感性,一会儿又说《兰亭序》是自然审美理念的典范之作,这是怎么回事?我要解释一下。其实这是不矛盾的。我所说的四类书法划分,不是象切豆腐那么一刀两断。各类别之间有时是有相互参差的。理念性创作是一个总的系统,它与情感创作出现部分交叉重叠,是很正常的现象。《兰亭序》在情感表达方面,也有比较好的表现,但王羲之的创作总体上属于自然审美理念,《兰亭序》的自然丰富变化,非常典型地反映了他的这种创作理想,所以成为这一类作品的千秋典范。

  记 者:您希望您的草书要达到怎样的一个高度?

  记 者:我看了,觉得效果挺好的。

理念性创作还有另外一种表现形式就是风格创作,即个人风格的追求,我把它称之为个性化的审美理念。因为仔细分析风格化创作的成因,他是由个人的修养、经历、性格所影响,逐渐积淀而成的。所谓书风,其实就是一种个性化的审美理念的集结。这种理念形成比较晚。大约萌芽于南北朝,到唐代逐渐为书法家所重视,而到宋代,以黄庭坚为代表,把它推到极高的地位,由此形成近千年书法一个不朽的定律。唐宋以后,尤其是宋代黄庭坚以后,中国书法家已经把追求个人风格当做毕生的追求,黄庭坚把追求个性风格与书法家人格的独立相提并论,他说:随人作计终后人,自成一家始逼真。仔细去分析这种创作,其实他属于一种个人审美理念的集结,书法作品的风格之所以因人而异,是因为不同的人,他对不同自然世界,以及不同的笔墨,有不同的认知,他的修养,他的经历,最后沉淀下来,造成他笔墨形式上与众不同的选择,形成他个人风格。所以,通常所说的书风,书风这种东西,其实是带有个人特色的一种审美理念的体现。黄庭坚书法风格的独立特出,也成为个性风格创作的典范。这方面的代表作很多,我们首推《松风阁帖》,这件作品是黄庭坚人格精神与晚年审美特色的集中反映。老松槐梧数百年,斧斤所赦今参天,那诗句、那笔墨、那昂扬不屈的精神,全都是黄庭坚自己的写照。宋代以后,书法家把追求独立的个性风格,当成毕生的追求。倾其一生心力,就是为了自立于艺术之林。这里边的事例、故事很多,就不细细列举了。

  赵长刚:达到什么高度,很难说。因为艺术这个东西是很自然的,现在你会发现当代的书坛,制作的作品比较多,包括拼接纸啦,包括各种色选啦,包括写字本身,设计的成分很多。因为我写字不去设计,只要一设计,这个作品不可能写出来很满意,因为它不自然了,它不是一种很自然出来的东西。这次创作的这幅作品,虽然我不是处于最佳的状态,但它是在很自然的状态下写出来的。我写字不打草稿,甭管写多大的作品,我不打草稿,也不去做设计。现在展览的作品有的做了很多设计,也可以说是打了小稿。当然咱不否认,每个人的做法不一样,也可以做一些小稿,但是我不是很提倡。我创作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在很自然的状态下写,脑子里也不去打什么草稿啊,做什么设计啊,没有这个。

  柯云瀚:所以等到交稿之后,当这种心态、心潮平落之后,实际上我还是觉得这件作品,如果现在让我写,没有这些压力的话,也许会写得更好。因为现在来看那件作品,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

理念性创作还有第三种表现形式是现代观念,即把特定的思想观念作为创作目标的一种创作。这个是新出来的东西,200年之内还没有这个书法作品。这方面的例子,比如日本人手岛右卿所写的《崩坏》,就是典型的现代理念的创作。这个东西他是用某种文字形式制做某种形式,用这种形式来表现一个哲学的某种观念。

  记 者:当代书法的特征是什么?

  记 者:效果,各方面整体都挺好的。

以上是我心目当中的中国书法史,尤其是从创作的角度对历代书法作品所作的几种分类。趣味性、功用性、抒情性、理念性,四种类型,不同的书法家,可能会有不同的类型,同一个书法家,在他生命的前、中、后期也可能处于不同的状态,他会有不同的表现,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另外,不同的历史时代,也会出现不同的创作倾向。比如明代晚期,可以说是一个抒情创作很兴盛的时期。以天池居士徐渭为代表,明代晚期的抒情创作,达到了历史一个相对的高峰。

  赵长刚:过去作品创作是一种自己的东西,或者说一种文人的雅好,不像现在这样,现在是啥呢?书法作为一门艺术,书家通过展览来体现自己的价值,或者说通过展览获奖来加入中国书协,或者在当地的文化部门谋一个工作吧。这应该也是个好事,因为当代的书法展览,推动了书法事业的繁荣和发展,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应该说展览对书法的发展、繁荣,或者推出人才,它的贡献、它的作用是非常之大的,但是它有它的弊端。一个,通过这种展览,展览它就有一种展厅效应,因为你要展示,肯定是有视觉冲击力的作品能够第一时间进入评委的眼球,或者说能够打动观众。就是第一感觉,它的视觉冲击力。因此,它就有点矛盾,因为你这样的话,这个展览,为了入展,为了获奖,为了视觉的冲击力,自然就会去做一些设计啊,做一些纸的拼接啊,甚至一些染色,这个是很自然的。但是确确实实对书法的发展来讲,它有它积极的一面,但是它也有它负面的,因为你注重形式的东西,自然这个人就很难深入,这就是当代书坛,就是我有时候聊天谈的问题,人的作品跟古人的作品一比较,你就感觉到,就是咱们说的不耐看,不耐人品味,它就是这样一种情况。甚至跟明清的一些不是说大家,一些文人的书法墨迹比,你都不能比。就是他那种字的感觉,就是你怎么看,越看久了越耐看,就是它有一种内涵在里头。

  柯云瀚:我通过这件作品,对我以前的创作是一个小结,而且作品的这种模拟过程,深化过程,对于我也是一种升华!对之前的创作体会,也不断地深化,对我今后的创作有很多积极的影响。所以真的要感谢媒体,要感谢中国书协给我一个锻炼、小结、提升的机会。

二、当代书法现状和我的看法

  记 者:关于字的味道,您也提出来,关于这个味道的问题,您说您年轻时候写的字,很单薄,您现在反过来看觉得幼稚、单薄,但是现在通过这么多年的自身的修为,您的这个字有味道了,耐看了。我特别想了解,这个味道是什么?

本文由美高梅线上游戏发布于美高梅线上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