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日军对新罗军的压力,新罗开始与百济结盟

作者: 美高梅娱乐在线app  发布:2020-03-13

公元663年3月,日本天智天皇以援助百济复国为名,派第三批日军登陆朝鲜半岛——上毛野君稚子、阿倍比罗夫等将领率二万七千人。

2014年,又逢甲午。120年前的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这场战争的结果使中日两国自此国运殊途,中华民族一步步走到了亡国灭种边缘。甲午年,成了中国的命运转折之年。甲午战争,民之痛、国之殇,以史为鉴知兴替。120年后的甲午年,威武习总曾经两次提到提到“甲午”。一次是今年2月18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忆“甲午剜心之痛”: “今年是甲午年。

图片 1白江口之战 白江口之战发生在公元663年,一次唐军与新罗联军合力战胜倭国、百济联军的战役。朝、新罗联军取得胜利,基本奠定了此后一千余年间东北亚地区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格局。 白江口之战伤亡情况? 白江口之战唐军、新罗军、百济军伤亡人数不明,倭军伤亡大约1,0000人左右。 白江口之战中唐军大将的名字 白江口之战中唐军大将的名字是刘仁轨。 刘仁轨(601—685年3月2日),字正则,汉族,汴州尉氏人(今河南省尉氏县张市镇),唐朝名将。刘仁轨出身隋末的平民之家,虽生在动荡年代,仍“恭谨好学”,“每行坐所在,辄书空地,由是博涉文史”。唐高祖、唐高宗年间,历任给事中、青州刺史。因救援新罗,在白江口之战大败日本、百济联军而名震天下。 朔三年,百济王扶余丰猜疑福信争权,杀了福信。又闻唐兵骤至,急遣使者到倭国高句丽求援。倭国毛野稚子等率二万余人攻新罗,朝廷诏令右威卫将军孙仁师率领军队渡过渤海到来了,士气振奋。 于是孙仁师、刘仁愿以及新罗国王金法敏率领陆军进发,刘仁轨和杜爽、扶余隆沿着熊津、白江进军去和陆军会合。刘仁轨在白江口遇上了倭国的军队,唐军四战皆捷,焚烧倭国战船四百艘,海水都映红了。扶余丰脱身逃走,其宝剑被缴获。百济的王子扶余忠胜、扶余忠志率领自己的兵众和倭国的军队投降,只有主帅迟受信占据的任存城还没有攻克。 当初,苏定方打败百济国,主将沙吒相如、黑齿常之纠集逃散的兵卒,凭借险要地势接应福信,到这时投降了唐军。刘仁轨对他们表示了诚意,让他们攻取任存城来证明自己的真诚,就给了他们充足的武器干粮。孙仁师说“:外族属国心性放纵不可信任,如果给予武器粮食,就是为他们反叛提供条件。”刘仁轨说:“我观察沙吒相如、黑齿常之真诚并有谋略,乘机立功,还怀疑什么?”他们两人到底攻克了任存城。迟受信丢下老婆孩子逃往高丽,百济国的残余势力全部消灭。孙仁师等人整顿部队班师回朝,朝廷诏令刘仁轨留下率领军队镇守百济。

这支部队是日军插手朝鲜半岛的主力部队,它的战略目的是寻歼战斗力不强的新罗军,并争取通过速战的方式击溃新罗主力军,扩大战果的同时等待后援部队,寻求战机与其他日本集团军联合展开对唐军的决战。

120年前的甲午,中华民族国力孱弱,导致台湾被外族侵占。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极为惨痛的一页,给两岸同胞留下了剜心之痛。”;一次是今年6月9日在两院院士大会上说道:“今年是甲午年。甲午,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具有特殊的含义,在我国近代史上也具有特殊的含义。”“回首我国近代史,中华民族遭受的苦难之重、付出的牺牲之大,在世界历史上是罕见的。”习近平强调,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我们就必须坚定不移贯彻科教兴国战略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坚定不移走科技强国之路。

4月,大唐在新罗属地设立鸡林州大都督府,以文武王金法敏为鸡林州大都督、左卫大将军,正式将新罗纳入唐朝羁縻统治体系。

那么,你可知道中日的恩怨需要追溯到1400余年前的官员663年,当时的强盛唐朝,在白江口之战(英语:Battle of Baekgang,日语:白村江の戦い,朝鲜语:),以少胜多击败了日本,使得小日本千年之内未敢在于中国叫板。下面小编就和大家说说这次战争的来龙去脉和历史影响。

由于日本的中途参战,致使战争天平忽然发生了晃动。

图片 2

按照正常的逻辑,唐军应立即南下,解除日军对新罗军的压力。

公元660年之前,朝鲜半岛是高句丽、百济和新罗三国鼎立,史称朝鲜三国。三国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一会儿是友,一会儿是敌。新罗最初与高句丽结盟以对付百济和倭。随着高句丽的南下,新罗开始与百济结盟对付高句丽。新罗从百济手中夺到被高句丽霸占的汉江流域后,疆土抵达黄海开始与中国唐朝结盟对付百济和高句丽。

但历史的事实是,唐军按兵未动。

公元643年,新罗传书说百济联合高句丽攻打新罗,请求唐朝援助。645年,唐太宗乘高句丽国内政变之机,亲率十万大军进击,但没能攻下高句丽。百济在唐军进军高句丽期间,并没有停止进攻新罗,相反又连夺十数城。这时,唐太宗病故。唐遂从高句丽撤兵。唐高宗即位后,接到新罗的急报,并未出兵,而是遵循唐太宗旧例,赠百济国王玺书,令其退还所夺新罗城池。百济见唐太宗出兵高句丽也不曾有什么实质性成果,因而置唐高宗玺书于不顾,进而再次联合高句丽出兵新罗,655年,再夺新罗三十余城,新罗告急。在金仁问的协调下,唐朝与新罗最终达成协议共同攻打百济。这样唐朝就可以联合新罗从南北两面共同攻打高句丽。于是唐高宗决意于显庆五年,派左卫大将苏定方统水陆军十三万出兵百济,以解新罗之危。苏定方大军从成山由海路出发,进军百济,船帆千里,随流东下。新罗武烈王闻讯既率军五万与唐军会师,当年七月,百济为唐、新联军所灭。苏定方留郎将刘仁愿等驻守百济王城,自押俘虏回国。

原来刘仁轨将军对百济叛军的内部权力构成和斗争局面已经洞若观火,有理由相信他在百济残余势力内部安插了十分有效的情报网络——百济旧将鬼室福信素有威望,与旧王子扶余丰的矛盾正在一步步激化。扶余丰已在公开场合有所表现,不能容忍鬼室福信所取得的巨大民意力量和军事实力。鬼室福信也在伺机除掉这个已经失去实际地位的王子。

图片 3

据此,刘仁轨得出结论,百济残存势力内部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发生严重内讧。此时唐军宜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只要鬼室福信一死,百济残军必定更加不堪一击,届时出兵将达到事半功倍之效果,可以小的军事代价取得大的战略目的,而后挥师南下,日军主力部队面对强悍唐军将独木难支。如果采取另一种战略,即为解除新罗方面军一时的军事压力贸然出击日军,将使百济残余获得逃生的机会,一旦其军力扩大,唐军将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百济既亡,但百济将军武王从子鬼室福信与浮屠道深等人率部死守周留城,誓死抵抗唐军。同时,鬼室福信为迎回以前赴倭国为人质的王子扶余丰回国即王位,谴使去日本,同时向倭国乞师求援,并献上战争中俘虏的唐军百余人,倭王将此百余人安置在美浓国不破、片县二郡。后来日本将元日战争中的俘虏都称为“唐人”,即源于此。

日本派遣使者犬上君来到高句丽,希望达成军事互助。5月1日,犬上君回到百济,晋见扶余丰。就在这一次的合谋中,日本与扶余丰达成了共同除掉鬼室福信的共识。

百济覆灭,对倭国的来说,也是极其重大的损失。如果听任百济亡国,则倭国在朝鲜半岛上的势力,将被全部清除。齐明七年正月,以倭王亲征的形式,向百济发兵数万。倭王齐明帝随军西征到九州,突然病逝于朝仓宫,太子中大兄回京素服称制,是谓天智帝。齐明帝之死,并没有动摇倭国出兵百济的决心。八月,另派阿云比罗夫等为前将军,阿倍引田比罗夫等为后将军,统帅全军开赴百济。九月,新倭王天智帝派狭井槟榔等率军五千护送王子丰回国,至百济境,鬼室福信等前来迎入周留城,即王位。

6月,上毛野君稚子、阿倍比罗夫所率第二批日军攻陷新罗两座要塞,但并不能根本性扭转战争的总格局。

唐高宗在出兵百济获胜后,于龙朔元年四月,遣仁雅相、苏定方率军进攻高句丽。高句丽与鬼室福信联合,共同抵抗唐军。鬼室福信率军曾一度围困刘仁愿军于百济王城,但遭刘仁轨与新罗军夹击,被迫撤军,遂解围城之危。高句丽惟恐鬼室福信兵败,使本国遭南北夹击,因而也谴使于公元662年三月赴倭乞师,敦促倭军迅速开赴战场,与唐军作战。决心参战的倭王政府,遂命令百济战场的倭军立刻投入战斗。公元662年六月,倭前将军上毛野稚子等率军二万七千人进攻新罗,夺取沙鼻歧、奴江二城,使新罗与唐军的联系通道受到威胁。

扶余丰与鬼室福信的相互猜忌愈演愈烈,终,扶余丰在日本人的协助下,将鬼室福信势力完全清洗,百济残军的指挥大权落在日本天智天皇册封的“百济王”扶余丰手中。

这时的战争形势已非常微妙,朝鲜半岛形成南北两个战场。在北方战场,高句丽与唐军基本形成了对峙的局面,由于地形限制的缘故,唐军的进展始终不大。而在南方战场由于倭军的介入,战争形势已经转向倭军和百济军方面了。唐军兵源在南方得不到补充,虽然唐军与新罗的联军的还未遭到败绩,但总体上已经开始居于守势。但是不久,百济发生聚变,栋梁大将鬼室福信功高震主,不容于百济王扶余丰,以谋反之罪被杀,百济国人心思动,其战力受到极大的削弱。

百济叛军上层的内讧,给唐军的军事部署创造了条件。渡海而来的孙仁师部与刘仁愿部顺利会师,唐朝驻军上下“兵士大振”。新罗方面军也在金法敏的率领下,长途奔袭至泗沘城,在7、8月之交与唐军百济战区主力部队会合。

图片 4

泗沘城此时的城防力量构成为:原刘仁愿所部唐军一万人左右,原熊津都督王文度部下数千人,再添孙仁师后续驰援兵力七千人,唐军方面总兵力为两万人左右;新罗方面军为原驻军七千人。将数年战争消耗因素考虑进去,此时泗沘城防大概由两万多唐罗联军构成。在此次会战中,新罗方面进行举国军事动员,进发到百济境内的新添兵力约有四万余众。这一部分新罗援军的大部分分散充实在其他要塞。

公元663年八月初,倭国援军4万余人将至,百济王丰率部分军队五千余人自周留城赴白江口迎接。白江口系高丽半岛上的熊津江入海处形成的一条支流白村江的入海口。周留城则有百济王子及倭军联合守卫。这时,唐右威卫将军孙仁师率七千援军与刘仁轨会师后,分兵两路进攻周留城。刘仁愿、孙仁师以及新罗王金法敏统帅陆军,从陆路进攻周留城。刘仁轨、杜爽率领唐水军七千余人和新罗海军五千余人从熊津进入白江口,朔江而上夹击周留城。八月十三日,刘仁愿所部进逼周留城外围。而百济则因鬼室福信之死,士气极其低落,尽管有倭军相助,但还是难以抵抗唐军的进攻。周留城周围的城池,逐一被唐军攻克,百济守军相续投降。但周留城外的任存城地势险要,为周留之扼口,将军克死用兵,唐军围攻三旬依旧不曾攻克,周留城因此得以保全。在刘仁愿率军向周留城进军的同时,刘仁轨率唐和新罗海军驶向白江口,企图朔江北上进逼该城。当刘仁轨所率海军驶抵白江口时,与先期前来的倭国海军相遇。“倭船千艘,停在白沙,百济精骑,岸上守船”。刘仁轨立刻下令布阵,百七十艘战船按命令列出战斗队形,严阵以待。

同年8月17日,唐罗联军军事部署终商定:由刘仁轨、扶余隆、杜爽率领一百七十艘船、两万军士由水路行进,刘仁愿、孙仁师及金法敏率三万余人由陆路进发。

公元663年八月二十七日上午,倭军战船首先开战,冲向唐军水阵。由于唐军船高舰坚利于防守,倭军船小不利于攻坚,双方战船一接触,倭军立刻处于劣势。倭军的指挥员慌忙下令战船撤回本队,其指挥互相计议说:“我等争先,彼当后退。”遂各领一队战船,争先恐后毫无次序地冲向早已列成阵势的唐海军。倭军坐井观天,妄自尊大,竟然认为将智兵勇,唐军见之,必然自动退去,于是浩浩荡荡地闯进了唐军的埋伏圈。唐军统帅见倭军军旅不整,蜂拥而至,便指挥船队变换阵形,分为左右两队,将倭军围在阵中。倭军被围,舰只相互碰撞无法回旋,士兵大乱。倭军指挥朴市田来津虽然“仰天而誓,切齿而衅”,奋勇击杀,直至战死,但亦无力挽回战局。不过片刻之见,倭军战败,落水而死者不计其数。《新唐书》记载:唐军与倭军海战,“四战皆克,焚四百船,海水为丹。”百济王先在岸上守卫,见倭军失利,乘乱军之际,遂逃亡高句丽。

新罗残军方面,本有可作战力量数万人,但经历数年相持苦战,也有不少消耗,并且作战能力较弱,已不是对抗唐罗联军的主力。

唐海军白江口大捷的消息传到周留城,九月七日守城的百济王子余忠、胜忠等率守军投降。倭国陆军忙自周留城及其他地区撤离,百济境内倭军集结于以礼城,于九月十九日撤回本国。唐倭海军白江口之战,结束了新罗与百济间的长期纠纷,同时使倭国受到严重打击。请记住白江口之战以下数据和结果:

日本方面先后派出四批集团军到达百济旧地:

地点:白江口;结果:唐、新罗联军胜利;

第一批由朴市田来津所率领五千众。朴市田来津是圣德太子时期重臣秦河胜之子,这批人也是扶余丰得以除掉鬼室福信的军事保证。

参战方与兵力:唐朝、新罗联军,其中唐军 7,000人,唐军战船 170余只,新罗军 5,000人;日本、百济联军,其中日军 42,000人,日军战船 800余只,百济军 5,000人;

第二批由阿昙比逻夫率领,计舰船一百七十艘,兵力一万七千人。

伤亡:日军战船 400只,士兵 10,000人,战马 1,000头

本文由美高梅线上游戏发布于美高梅娱乐在线app,转载请注明出处:解除日军对新罗军的压力,新罗开始与百济结盟

关键词: